電影頻道獨家暗訪丨電影版權收益投資靠譜嗎?

時間:2019.06.27 來源:中國電影報道
記者深度調查:電影版權收益投資靠譜嗎? 時長:11:12 來源:電影網

記者深度調查:電影版權收益投資靠譜嗎?收起

時長:11:12建議WIFI下打開

投資作為百姓理財的一種方式,從傳統的股票投資,到后來的文玩投資,還有近些年出現的潮牌投資,一夜之間,仿佛什么事都能和投資扯上關系。


 

那么,“電影投資”這個新鮮的詞匯,不知大家聽沒聽說過呢?

 

近些年,隨著我國電影市場的爆發式增長,有些優質影片取得了高額票房收益,這讓很多普通老百姓也萌生了去投資電影的想法,而一些自稱“影投人”和“影視人”的工作者,好像讀懂了百姓的心思一樣,在微博賬戶發布大量普及電影投資的知識,并留有個人微信號吸引網友咨詢。


那么,這樣的影視投資,到底靠譜嗎?


中國電影報道》的記者就通過社交平臺聯系到了其中一位自稱“影視人陽老師”的投資負責人,以暗訪的形式帶大家來看看,電影版權收益投資靠譜嗎?

 

我們記者聯系的這位“影視人陽老師”在個人微博簡介中寫道,他是“文化傳媒公司宣發部經理,資深影視人,幫助伙伴們了解影視投資、背景、投資流程與收益”,而其發布的文章多以“電影投資”、“影視投資”為核心內容。

 

我們以普通網友的身份加了他的微信詢問了關于影視投資的問題,“影視人陽老師”向記者推薦了一部由鄭愷等人主演、只需投資五萬即可參與“電影版權收益”的電影《奪寶大師》。



“影視人陽老師”聲稱自己是“上海坤仕影視公司”員工,并且向我們介紹了“電影版權收益”的投資知識,還說這部《奪寶大師》的成本為五千萬,投資五萬便可參與版權收益分成。

 

“不管是在法律層面上,還是電影法規上,只有第一出品方擁有電影的版權,就是版權收益權。 咱們是為了響應國家號召,面向大眾召集聯合出品人以投資帶動宣傳 。所以說咱們把制作成本分為發行一千份版權,‘坤仕’占股三百份,把剩下的七百份讓利給大眾。”這就是“影視人陽老師”對于這次投資版權收益的解釋。

 

我們的記者隨后詢問了簽約的公司,最低的投資金額,以及最后的分賬問題。



“總部簽,五萬,千分之一,包括后期最后票房分賬直接乘以咱們的占比,就是應得的金額。”這些就是“影視人陽老師”給出的答案。

 

隨后我們的記者又進行了一些比較細致的詢問,包括預估票房和演員方面的問題。

 

“影視人陽老師”在票房方面給出的答案是五到七個億,并聲稱是根據市場調查綜合考慮得出的結果,并說最后的分紅由“坤仕”直接通過對公賬戶,然后給個人的銀行卡轉款的。



鄭愷,則是演員方面的答案。


對于這些問題,“影視人陽老師”做了一些看似詳細的解釋:國家對演員有一些管控,與鄭愷簽訂了保密協議,所有有關鄭愷的新聞都已經下架了,并聲稱鄭愷方面費用的問題已經處理完畢,但是因為現在還沒有輪到他的戲份,所以說他現在還沒有進組。


這一點不禁讓人疑惑,一部電影的主角為何遲遲還沒進組呢?于是我們的記者拋出了疑問,詢問鄭愷是否是男一號的問題。

 

而這一次“影視人陽老師”的回答,更是與前面所保證的有所出入。



“影視人陽老師”聲稱鄭愷是主演,但是如果要換也是換一個與鄭愷同檔位的男主演。

 

一會兒說已經給鄭愷付過錢,一會兒又說可能要換其他演員,如此前后矛盾,著實有些不靠譜。可能是為了引人投資或者是為了逃避這個話題,“影視人陽老師”又拋出了另外的福利。

 

投資過后可以參觀劇組并和明星見面,是這一投資的額外福利。

 

之后我們的記者詢問了能否在影片后面出現自己的署名。


“影視人陽老師”聲稱,署名是有資金要求的,一個名字是四份投資的金額也就是二十萬。名字會出現在影片結尾處聯合出品人的位置,而且只要是自己家人的名字都可以,但是不能掛公司的名。



在交談過后,“影視人陽老師”將《奪寶大師》的項目介紹書和電子合同發給了我們,其中鄭愷出演的信息出現在了項目介紹書中,但是我們的記者注意到合同中并沒有出現“如果鄭愷不出演可以退款”的承諾。

 

發完項目介紹書和電子合同后,“影視人陽老師”希望記者先申購占住份額,并說只要支付百分之十的申購金,就可以占住這個份額,剩下的百分之九十是簽完合同之后補齊的。

 

我們的記者再一次對男主角的問題提出了疑惑。

 

“影視人陽老師”隨即解釋道,可以等到男一號簽訂之后再補齊余款,如果感覺感覺男一號沒什么名氣,可以申請退款 。

 

聽完之后,我們的記者就指出了合同里并沒有出現這樣的條款注明。

 

而“影視人陽老師”隨后給出的回答,更是不足以讓人信服。

 

“影視人陽老師”說:“這點你完全可以放心,咱們做的是電影,交的是朋友,講究的是一個長久的合作,不可能因為就是說一部電影或者說因為這一點小事,這一點小錢去直接把自己公司的名氣給帶壞了。”



在這樣的聊天期間,他還不時向記者發來其他投資人向上海坤仕影視公司轉賬的截圖,并催促記者盡早做出投資的決定。

 

相信看到這里的讀者們,也一定會對這樣的口頭保證和福利,打上一個問號了。

 

為了進一步了解該項目,記者向“影視人陽老師”提出實地考察的要求。在我們按其要求提供完“姓名、電話號碼、收取合同地址、身份證正反面照片”等信息后,收到了上海坤仕影視公司位于天津的分公司辦公地點。



當天,記者按照“影視人陽老師”發來的定位,前往位于天津河東區的某寫字樓,在這棟樓里找到了他們的辦公室。

 

但是和工作人員的溝通中,他們似乎對“影視人陽老師”并不是十分熟悉,在交涉之后,一位女工作人員接待了我們,并簡單的解釋了一下他們與“坤仕”的關系。

 

女工作人員表示,我們不是代銷,相當于你沒有從第三方買,你是直接跟“坤仕”去簽的,出品方就是“坤仕”。

 

隨后,一位自稱是該片編劇的男工作人員也來到辦公室,向記者介紹了電影版權收益的投資流程和風險。



“電影從電影院下映了,三個月之后是結算版權還有海外以及平臺的費用,然后再三個月之后,統一結算盈利和紅利。”說完這些之后,男編劇還補充道,“一點六個億就回本,還不算那些海外的版權收益 。”

 

隨后女工作人員也補充道:“隨隨便便上映一部片子基本上票房量都在幾個億左右 。”

 

投入少、風險低、周期短是這位編劇總結出電影投資的關鍵點,而且還說,電影上不了那是不可能的。

 

可能是編劇看出了,我們的記者還存在一些投資上的疑慮,又拋出了新的“福利”。



編劇舉了一個上海黃女士的投資案例,聲稱她投了五十萬本來想去參加開機儀式,然后她覺得有意思,于是想要自己參與一下,公司就為她安排了群演走在第一位的位置, 之后又說服一個90后投了五十萬。

 

之后這位“編劇”還表示該片的版權收益投資份額已所剩不多,想要投資得抓緊時間了。

 

我們的記者也借機詢問投資分額到底賣了多少的問題。

 

但是該編劇并沒做出正面回答。

 

倒是之前在微信上向記者作出口頭承諾的“影視人陽老師”給出了350人左右的數字。




采訪結束后,我們的記者采訪了北京格韜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楊紅偉,為我們分析了電影版權收益投資的法律風險并總結了以下4點。


 

1.任何的集資,任何的眾籌,任何面向普通大眾的投資,不得進行公開的宣傳,在法律的專業術語上是不能進行向不特定對象的宣傳,什么叫做不特定對象呢?就是你的對象他是不特定的,是任意的。

 

2. 必須是要保證它的一個真實性,不能進行虛假的、夸大的、誘導性的宣傳,不管是你的合同,還是你相關的說明,還是你在網絡上散布相關的資料,都必須具備真實性的特征。

 

3.關于人數的限制,如果你是以契約型的形式,就是用一個合同,那么人數是不能超過200個人的,這是證券法的一個規定。

 

4.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關于合同簽署時的這個誠信義務,必須要充分地揭示影視行業的風險,因為影視行業的風險是巨大的,只說吳京的電影是賺了多少錢,只說《紅海行動》是賺了多少錢,從來不會提到有虧損的,這就違反了一個高風險投資行業對高風險進行充分揭示的一個義務。


違反了以上四條,有可能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涉嫌集資詐騙這兩個刑事責任。

 

最后,我們與鄭愷的經紀人求證了相關的消息,對方表示從沒有和電影《奪寶大師》劇組有過聯系,更不曾簽訂任何合同。


看來這回,鄭愷是無辜躺槍了。



相信看完了律師給出的分析之后,這種電影投資還是存在著資金風險與法律危險的。對于這樣的投資誘惑,希望我們都能擦亮眼睛,理性處理。

 

最后,《中國電影報道》欄目組也呼吁相關主管部門能夠加強行業管理執法,規范影視投資環境。同時也建議相關從業人員加強法律法規及誠信建設,一同為電影行業的長遠發展做出貢獻。

建黨偉業
劇情

建黨偉業

豪華陣容史詩巨作

極限救援

極限救援

李晨此片獲新人獎

戰將周希漢
戰爭

戰將周希漢

再現鐵血英雄情懷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兩帥男

怒吼狂花
劇情

怒吼狂花

挪用公款殺人滅口

驚天動地
驚悚

驚天動地

真實再現汶川地震

上海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