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成本小制作 王家衛領銜的上影節創投風向又變了

時間:2019.06.22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拼多多

1905電影網專稿上海電影節應該有一個關鍵詞,就是迷人。多么迷人的夜晚。”當導演鄔浪捧著證書,站在制片人頓河與演員李夢中間時,發出這樣的感慨。


這是6月18日的夜晚,他剛剛從王家衛手中,接過2019年上海國際電影節創投單元的評委會特別推薦項目獎。

 

6月18日,上影節創投單元落幕


《雪云》是鄔浪的首部長片,3年前開始籌備,去年遇到制片人頓河。這部預算500萬的電影目前籌到了100萬的資金,李夢免費出演了曝光在創投上的短片。頓河說,不少來洽談會的人都覺得,這是個成熟的項目了。

 

像《雪云》這樣,完成劇本并且定下演員的項目其實不多。今年入圍上影節主競賽單元的《春潮》導演楊荔鈉就透露,自己在拿著這個本子參加創投的時候,雖然寫著郝蕾出演,但能不能請到郝蕾,自己根本沒有把握。


入圍本屆主競賽的《春潮》也曾參加創投


今年的上影節創投單元總計有來自21個國家的454個項目報名;最終36個項目入選4個組別;創投進行的3日中,共計舉行了646場洽談會。走過13年的上影節創投如今已發展成為了中國電影節創投單元中最為重要的一個。


在今年創投單元舉行期間,小電君也與多位評委、制片人、創作者聊了聊,試圖了解創投對于年輕的電影項目而言,究竟意義幾何,本屆創投又體現出怎樣的行業新風向。


1


6月16日,上海國際電影節開幕后的第一天,不少媒體和電影公司的工作人員并沒有前往上影節大部分活動所在地銀星皇冠去聽行業大佬們的對談,而是來到上海展覽館里,去看看今年的創投又有了什么新項目。

 

這座蘇聯式建筑的內部,在創投活動期間,被分割成了兩部分——封閉的空間里,是項目路演,也就是現場展示,每個項目有10分鐘的時間,把自己介紹給臺下的片方和最前排坐著的3位評委:導演王家衛、制片人沈暘、導演陳正道


路演現場


另一個區位則是一個個小隔間。被片方看中的項目,會在17、18號兩天得到約見,在這些隔間中一一對談。


在頓河看來,上影節是國內最大和最專業的創投平臺之一,導演在這里可以一次性地見到行業內的所有具有投資可能性的公司。而且參加創投,也是扶持新人導演以比較專業的方式進入電影行業的入口。

 

和過往幾年非影視行業的投資者也紛紛進入不同,今年的創投洽談明顯向著內容端下沉。在洽談區走一圈,聽到影視公司最常問的問題便是“你這個故事想要表達什么?”

 

創投洽談區


“今年的創投,其實大家也看到了,獨立制作、低成本項目收到了歡迎。其實這也是反射出今年工業的一個生態。雖然頭部項目相對來說沒有受到特別大的影響,但中端的項目幾乎都被推遲。現在反而是這種低成本的、作者表達的,或者是懸疑、黑色的特別受到歡迎。”

 

上海電影節創投的創辦者和前七年的負責人沈暘這樣向我們講述她對上影節創投的觀察。在從創投中挖掘出《東北偏北》《少女哪吒》以及《白日焰火》等電影后,她今年也以評委的身份回歸上影節創投。

 

沈暘說,某種程度上創投的確是市場風向的反應。和每家著力打造的頭部項目不同,創投項目跟隨市場風向的變化特別明顯。她回憶起過往幾年武俠片、動作片特別流行的時候,創投項目也會收到不少動作片、武俠片的項目。

 

上海電影節創投的創辦者,制片人沈暘


在她看來,懸疑、黑色很有可能是接下來幾年的風向,不僅僅是行業生態的原因,也是這種類型的電影恰好是作者表達與市場之間的橋梁,當現實題材成為當今市場的主流題材,這種帶有個人表達的現實主義或者魔幻現實主義的項目,就完成了創作者與市場之間的溝通。

 

2


參加創投單元最重要的一件事還是幫助導演找到投資。


據制片人頓河透露,上文提到的獲得本屆創投單元評委會特別推薦項目獎的《雪云》目前仍有大概400萬的資金缺口。


頓河說:“我相信參加創投的絕大多數是為了找投資。現在的電影市場越來越成熟,純粹的商業片還是能夠找到比較好的投資方的,但對于作者型導演而言,這個平臺會非常的重要,所以我們還是以找投資為主。”


《雪云》獲得本屆上影節創投單元評委會特別推薦項目獎


獲得最佳青年導演項目的王一寓帶來的項目叫《凱迪拉克》。開幕式當晚,她和其他9位入圍創投單元青年導演計劃的導演一起走上了開幕式紅毯。那個時候,她還不知道自己的項目會得到青年導演計劃這個子分類的最大獎。

 

《凱迪拉克》也是青年導演計劃這10個項目里比較成熟的一個。和其他新人導演被發掘的軌跡類似,她在北京電影學院的畢業作品被制片人邵東旭看中,帶著自己的第一個長片項目來到創投單元。


最終,《凱迪拉克》不僅僅被三位評委看好,最終還獲得了萬達影業每年在上海創投頒發的15萬元獎金。


 


萬達影業的負責人感慨,自己去年選了四五個項目,到現在還沒有得到機會開機。他說:“我們希望青年導演能盡全力把項目推出來。不僅是在創投上曝光,也要把它拍出來。我們希望自己選出來的項目能夠有拍攝的時間表。”

 

在頒獎給王一寓的時候,這位負責人問了一句:“明年拍得了嗎?”

 

這其實是創投項目面臨的另一個問題。不少帶著劇本初稿來的項目,成熟度其實并沒有達到立刻開機的程度。


在入圍青年導演計劃的十個項目里,每個項目的平均預算大概在700萬元左右,7個項目寫著自己籌措到了第一筆資金,但往往只有項目整個預算的十分之一不到。

 

3


曾經出品過《長江圖》《柔情史》的制片人楊競這次也帶來了一個新人導演項目《沸騰》,導演是憑借紀錄片《我有一個憂郁的,小問題》獲得關注的張溪溟。但是楊競對于青年導演的創投也并不是十足樂觀。“你別看這個場子現在人很多,最后可能一大半都拍不出來。”他這樣對媒體說。

 

制片人楊競


對于創投項目變成電影項目開機緩慢這件事,沈暘覺得這也是創作的規律。不少項目其實是帶著劇本初稿來,所以會經歷比較漫長:

 

“劇本到了這邊之后,包括一些成熟的項目到了這邊之后,其實通過這三天里邊,不停地每天見片方,他們也會涉及到新一波的對這些項目的反饋,對它的市場的走向,項目的方面,項目的定位,這些反饋。然后根據這些反饋,他們重新做一個新的嘗試。電影項目它不是一個速成的過程。”

 

創投單元評委王家衛


在3天的創投活動上,主持人反復宣布的一件事情便是去年參加創投的項目《迷走廣州》就要在最近開機了。和《迷走廣州》一起入圍去年創投單元的另一個項目《莫爾道嘎》今年也以進入“制作中”子單元的項目身份再次來到創投單元。

 

《莫爾道嘎》的導演曹金玲《我的早更女友》的編劇。2018年參加創投,她跟20多家投資公司洽談。今年在“制作中”單元的路演剛結束,她下臺便有華誼兄弟的負責人找來,希望聊一聊合作的可能性。

 

《莫爾道嘎》在去年年底開機,完成了一半的拍攝計劃,這次再度參加創投。曹金玲說,尋找資金不是最主要的需求,還是希望能夠聽一聽王家衛、沈暘和陳正道三位評委的意見,從而在下一期的拍攝中能夠做得更好。

 

《莫爾道嘎》已于去年年底開機


去年參加創投時,正好趕上《我不是藥神》在上海做放映活動。曹金玲告訴我們,自己看到王傳君的戲非常感動,在上影節之后便聯系上了王傳君,請他參演。《莫爾道嘎》作為一部在上海孵化的片子,在曹金玲看來,確實享受到了這個平臺提供的好的合作伙伴和機會。

 

這也是沈暘建立創投單元的初衷。在她看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亞新獎”和“創投單元”這三個組成部分,恰好就是一個導演的上升過程,從創投單元孵化出來的項目進入亞新獎,最終再進入金爵獎參與最高獎項的爭奪,可以說是一個培養導演的有效途徑。

 


的的確確,有不少導演從創投走出。張猛可以看做上海國際電影節推出來的導演,《鋼的琴》當年便是參加了創投。


寧浩《綠草地》獲得了第8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亞洲新人獎最受歡迎影片。他的公司壞猴子影業又在創投單元設立獎項,提攜行業新人。今年他更是以評委主席的身份回歸亞新獎。


本屆亞新獎評委會主席寧浩(左二)攜眾評委亮相


從2006年到如今,已有65部電影從上影節創投單元走出。早年,一個創投項目變成一部電影,往往要走過不短的年頭:刁亦男導演《白日焰火》用了4年;王童導演《對風說愛你》用了3年;去年出現在亞新獎上的《未擇之路》也是4年。

 

然而最近幾年,創投單元的項目“變現”有越來越短的趨勢:馬麗章宇主演的《東北虎》已進入后期制作;壞猴子影業的《熱帶往事》請來了彭于晏,在亮相上海后,又在去年的柏林電影節創投單元獲得大獎,電影在去年十一殺青;同樣走過創投單元的《蕎麥瘋長》今年即將上映。


《蕎麥瘋長》計劃于今年上映


今年上影節的創投手冊最后寫了這樣一段話:“創投十三年,我們越來越堅定地相信,總有一條路可以走,也希望見證、陪伴更多項目無論此刻是什么形狀,都一起走向最后完美的圓。”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兩帥男

戰將周希漢
戰爭

戰將周希漢

再現鐵血英雄情懷

捍衛者
劇情

捍衛者

英雄許國不必相送

建黨偉業
劇情

建黨偉業

豪華陣容史詩巨作

怒吼狂花
劇情

怒吼狂花

挪用公款殺人滅口

驚天動地
驚悚

驚天動地

真實再現汶川地震

上海11选5